当前位置:首页 > 未解之迷

专访/阿立: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者 就是当时的校长

类别:未解之迷 | 来自:未知 | 发布时间:2016-08-22 | 人气值:
接到感染爱滋通知后,学校就要求我写自白书,交代怎麽感染爱滋,还因为我写太短、太少,退了我三次。一件事要用两张纸交代,我都觉得了不起。
 
长官轮番约谈 就是要我退学
 
接下来,从大队长刘忠勳到政战主任陈昌龙,轮番找我约谈,每次内容都是说什麽时候要自己退学,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要我退学的理由则是不适任,说我进去职官体系,身分会曝光,带兵打仗还可能会流血,若被士兵知道,他们会担心害

怕等等。可是我抽籤是抽到联勤,是在后面支援弹库、油库等,又不是野战部队,为何会流血?
 
医官曾告诉大队长,若我受伤,不可以下去游泳,但大队长把这放大,变成叫我不淮游泳。他们所有要求,我跟庄苹主任、阿学社工都有对话纪录,都可以成为佐证。
 
最后,他们说我违规携带电脑等等,军校德育成绩规定要80分,分数是从85分开始扣,扣掉5分以上就GG(完蛋)了,我就这样被退学。其实大家都知道,“寝室裡还有别的黑机(携带笔电未报备),为何只举报我一人?”
 
中午拿到处分书 当天就被送回家
 
处分书一下来,学校当天就把我载回家。那天,我中午才拿到处分书,长官就叫我到寝室收东西,之后还要去院长室吃蛋糕、喝咖啡,可能是欢送的意思吧。院长还说有什麽问题尽管来找他,最后还要跟他握手。我七、八点离开学校,半

夜一两点才回到家。
 
我觉得长官对我的一切,就是“鳄鱼的眼泪”。鳄鱼为何要掉眼泪?因为他要表现感同身受,表现很关心你、很呵护你,其实是要吃掉你,要把我退学,这就是鳄鱼的眼泪。就我所知,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者,就是当时的校长。
图片素材
热门图文